宝宝接生记之三顾茅庐

最近一位在CCRH接受移植的代母临盆了,受到准父母的嘱托,我们的美国助理医生Dr.Yang亲赴亚利桑那为宝宝接生。可是这一去居然大有刘郎三顾茅庐之光景,从周五到周三,五天4夜,代母临产了三次,Dr.Yang陪产了三次。
到底代母为什么反复三次才终于生下孩子,美国的产科医院又是什么样子呢, 我们一起看看。
代母原定的临产日是周日,可是应准父母的要求,周五Dr.Yang就驱车开往了代母所在的santa maria。等到她到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八点了。
按照原定计划大家邀请了代母一起在餐厅吃饭,可是吃饭的时候,代母突然开始宫缩了,而且宫缩已经达到五分钟一次,而且越来越强,等到饭吃的快差不多的时候,她的宫缩已经是差不多三到五分钟一次了(宫缩如果频率低于五分钟一次,并且每次30秒以上的时候就是临盆的征兆)。
准父母、侯总和科科(Dr.Yang)与代母一家聚餐拍照留念
大家都以为她立刻就要生了,于是吃完饭大家开车拉着代母直接就去了医院,接着代母给专属医生事先打了个电话,然后去医院产房待产。
大概九十点来钟,代妈上了产床待产,结果宫缩又突然消失了。没办法大家就一直在那儿陪着,继续给她监测各种指标,包括宫缩。
结果到后来发现,她如果不下地走动,宫缩就消失,下地走动了就会有宫缩。
医生告诉她说可以试着多走一走,走上一个小时,看能不能破水,如果破水就当晚生产。
所以当时大概是从十一点到十二点多,代母扰着整个医院第三层楼一直走,一直走,Dr.Yang就一直陪着她一圈一圈走,代母特别希望当晚就能够生。希望快点儿能够生出来,这样她就好减轻负担了,因为她现在呼吸都有些困难。
结果走到大概12:10左右,还是没有任何迹象,等到代母回去躺下的宫缩又消失了。医生在一点多一点左右给她做了最后一次检查,发现当晚她就生不了了。于是让代母签署出院协议出院了。于是在夜里两点钟,Dr.Yang开车送代母出院回家,这就是第一次的陪产经历。
一晃就到了周二,周一接到微信,代母说她晚上几乎没有办法睡觉了,她躺下以后子宫就会压缩她的呼吸系统,这时候呼吸道就会特别狭窄,让她很难呼吸。没办法她只能坐在躺椅上睡了一会儿,可是发现根本睡不着。后来又回到了床上,搞到晚上两点钟,好不容易才能入睡。一夜晚上出汗很多,腿,手都肿了,呼吸困难。
为了让代母少受罪,大家开始决定到底要不要给他催产,其实代母从上周开始,宫颈已经开了两厘米,大概是两指左右。正常情况这基本上是快要生的征兆,但是却一直还没动静。
于是,代母和医生约了最后一次产检,时间是周二下午两点。两点大家跟代母就是去了他的那个产科医生那儿做产检。
医生给她做了特别仔细地检查,也做了口述问诊,可是给她测血压时发现她当时的血压特别高,然后医生跟她说道,如果血压持续攀高,会对她自己的肾和肝脏功能有影响,对孩子也不好。 为了确保安全,还要继续再做其他检查。
于是,代母就打电话给她妈妈还有她女儿,让她们把她的所有应用品,换洗衣服全带来。然后大家就在产房给他陪诊,可是依然发现她的各项指标都偏高,血压居高不下,脉搏也挺高,一度达到九十九。此外有一个血项不太稳定,就是尿蛋白。
到了四点半一切都还没有降下来,大家决定让代母继续在医院做检查。
到了五点多的时候,代母她妈妈跟女儿来了,这个时候突然发生了很神奇的一幕。当代母看到她妈妈过来之后,她的血压立马就从高压130多降到了77- 117。完全回到了正常。再过一会,到了大概五点四十五,血压已经彻底稳定了,医院就让代母出院了。
刚出门正巧侯总也来了,于是大家一起出院在餐馆吃了一顿饭,晚上大概七八点钟,大家就告别回家了。
大家暂时决定周三的早上再过来,如果代母还不生就直接催产了。第二次陪产到此结束。
第三次陪产,确切的说实在我们解散后3个小时。
本来说好明天早上去医院待产的,但是我刚回到旅馆的时候就接到了代母电话,她说从今天晚上午夜十二点开始,医院就已经准备好让她随时去做催产了。
所以从午夜十二点一直到明天早上,只要有产床空出来了,医院可能随时会给我们打电话,并且要求我们一个小时之内必须赶到,
因此大家必须从午夜开始随时等着电话,也许是早上五点,也有可能是半夜三点钟,什么时候都有可能。
由我和侯总组成的CCRH小分队陪同代母从午夜十二点就开始进入待产状态了。
整个接生过程十分顺利,孩子在凌晨6:48分出生。体重7斤多,十分健康。这次陪产虽然很疲惫,但到最后,大家都十分激动。
代母正在分娩,所有人都在一旁紧张忙碌着
来一场胜利的合影,不辜负我们跟客户的约定。